您所在的位置:首頁>新聞中心>行業信息>正文
對當前地勘行業形勢的研判及其對策思考
───
發布時間:2015-03-17 10:14    作者:    審核:王亞楠    瀏覽次數:     【字體:
這些年來,特別是《國務院關于加強地質工作的決定》出臺以來,憑借著我國工業化、城鎮化步伐的加快,具體地說是高速鐵路、高速公路、機場等基礎設施建設的突飛猛進,城市大規模的拆遷、改造,房地產的持續升溫等,直接拉動了對礦產資源需要的增長,帶動了礦業的繁榮,也因此帶動了各方面投資地質找礦的熱情,并拉動了工勘、測繪等地勘延伸產業的發展。地勘行業一路“高歌猛進”,春光無限。

    但似乎好景不長。受世界經濟下行和國家經濟結構調整的雙重影響,礦業經濟又陷入持續低迷的狀態。一些地勘單位明顯地感受到宏觀經濟不振對地勘行業的影響:社會資本進入到找礦領域明顯下降,財政投入在縮減;早幾年在市場上像傳花鼓似的礦業權,現在轉讓一個好價也成了問題;市場上承攬一個大型的商業性的地勘項目好像也比以前困難了很多。一些單位反映,前幾年國家加強地質工作,各種投入很多,地勘項目應接不暇,很少有地勘隊員待在家里的情況。但現在由于項目急劇減少,已有一部分人無事可做,只好待在家里……不少地勘單位的日子過得又開始吃緊。一些人甚至驚呼,“地質工作的春天”好像又不見了。
(一)

    春節前夕,湖南省財政廳廳長鄭建新等一行來到湖南省地勘局402隊走訪慰問,舉行座談會聽取意見,表示將考慮如何為地勘單位的轉型與發展提供實實在在的支持,并為該隊如何走出困境出主意,想辦法。湖南省國土資源廳副廳長、總工程師尹學朗也帶人參加了座談會,從穩定找礦投入、穩定支持政策、穩妥推進改革、加大試點支持等方面提出建議,表示將全力配合省財政廳加大對402隊定點支持,使這個隊盡快走去目前的困境。

    402隊是湖南省地勘局下屬的一個老地質隊,成立于1952年,曾經為國家的地質找礦事業和湖南省的經濟建設做出過巨大貢獻。但由于歷史遺留問題比較多,比如,隊伍老化嚴重,退休職工多,基礎設施落后,生產科研基地和部分職工住房條件差;人才以地質專業人才為主,發展以勘測施工業為主的地質延伸產業非常困難;經營、分配機制不活,產業轉型升級難度很大;加之近兩年來國家和地方財政以及社會投入地勘的資金銳減,致使各種矛盾和問題凸顯。

    需要指出的是,湖南省402隊目前面臨的困難雖然不是普遍現象,但也并非個案,而是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它是一面鏡子,反映出地勘單位在我國經濟進入新常態下面臨的新挑戰,也折射出地勘行業在過去幾十年中沉淀的許多深層次矛盾尚未徹底解決,同時,在改革與發展過程中又累積了不少新的亟待化解的問題。

    那么,一些地勘單位為何在剛剛走出困境之后又重新陷入困境呢?我們認為,這固然與近幾年國際經濟形勢不佳、國內加快經濟結構調整與產業轉型升級、礦業形勢不振特別是地勘投入萎縮密切相關,而且可能是主要原因。但也毋須諱言,與地勘行業的改革缺少具有長遠戰略眼光的頂層設計,沒有清晰而科學的發展方向與路徑也有很大的關系。加上一些省份沒有充分利用前些年礦業形勢向好、地勘市場繁榮的大好時機,妥善解決好體制機制不合理、產業結構單一、包袱重、家底薄等歷史遺留問題,致使地勘單位難以擺脫重荷,輕裝上陣。

    比如,一些老的地勘單位均存在退休人員比重過大的問題,大多數單位退休人員和在職人員達到了1∶1的比例,不少單位退休人員的比例甚至遠遠高于在職人員;又比如,礦產資源相對豐富的省份,地勘單位大多數以地質找礦為主,但手中擁有礦權的很少,即使手中有些礦權,由于沒有政策支持,要進行探采一體化也面臨很多難題,尤其是很多地勘單位的人均資本僅僅2-3萬元,這樣的資本實力根本無法適應礦業開發對于資本的巨大需求。因此,很多地勘單位只好開展小本經營的地勘延伸產業,如工程勘察、房屋建筑基礎勘察、巖石施工等。而一些礦產資源小省,地勘單位則主要從事地勘延伸產業,沒有自己的主導產業與“拳頭產品”。事實上,大多數國有地勘單位始終未擺脫“打工者”的角色。

    針對一些地勘單位存在的問題,在某省國土資源廳召開的一次內部經濟形勢分析會上,一位負責人表示,從整體判斷,地勘行業的形勢依舊看好,但也有一些不容樂觀的跡象。特別是在社會投入的資金銳減的情況下,財政資金的投入也在下降,這不禁讓人擔憂:找礦突破戰略行動(即“358行動”)3年的目標完成了,但5年怎么辦?8年的目標怎么實現?

   (二)

    那么,到底應當怎樣評估與研判當前我國地勘行業所面臨的形勢呢?

    首先,應當對改革開放以來特別是《國務院關于加強地質工作的決定》出臺以來,我國地勘行業改革發展所取得的巨大成就有一個基本的自信與肯定。

    就此,在2014全國探礦者年會(第八屆全國百家地質隊長座談會)上,時任國土資源部總工程師鐘自然曾代表國土資源部做過一個講話,實際上從三個大的方面,對2003年底至2013年底我國地質工作做了一個比較實事求是的總結。按照鐘自然的評價,這十年來地質勘查工作取得了以下幾個方面的成就:

    一是地勘行業對重要礦產資源的勘查開發,特別查明的主要礦產的資源儲量,保障了我國能源、原材料供應,支撐了1600多座大型礦山的開發和400多個礦業城鎮的建設,奠定了我國作為世界第三礦業大國的基礎。比如,這十年里,我國查明的煤炭資源儲量由10.2萬億噸增長到14.8萬億噸,石油由24.3億噸增長到33.7億噸,天然氣由2.24萬億立方米增長到4.64萬億立方米,鐵礦(礦石量)由577億噸增長到799億噸,銅礦(金屬量)由6709萬噸增長到9112萬噸,鋁土礦(礦石量)由25.4億噸增長到40.2億噸。特別是近年來我國組織實施的找礦突破戰略行動取得了非常顯著的成果:3年來累計投入找礦資金3500億元,新發現中型以上礦產地451個,頁巖氣、天然氣水合物勘查實現重大突破,天然氣、鈾、鉬、鎢、銅等發現了一批世界級的大礦床,形成了一批礦產資源基地。

    二是地勘資質結構逐步優化,服務領域不斷拓寬。十年來,我國具有甲級資質的地勘單位數量占比由29%提高到44%。地勘單位從單純的地質找礦,拓展到礦業開發、工程勘察、地質災害防治、海洋地質調查等領域。

    三是通過創新成礦理論,研發了一批高效的探礦、采選和綜合利用的先進技術,大幅提高了探礦與資源利用效率。比如,這些年建立了中國成礦體系和區域成礦評價體系,推廣了“三位一體”等找礦預測新模型,提高了礦產資源預測能力,發現了一批大型和超大型礦床;青藏高原地質理論創新與找礦項目獲得重大突破;;航空地球物理、區域地球化學填圖、數字地質填圖等技術和“萬米鉆機”等裝備達到國際先進水平;加快探索適合我國特點的頁巖氣勘查開發技術,初步實現水平井、分段壓裂等技術裝備國產化。

    四是地勘單位的經濟實力明顯增強,職工收入與生活水平穩步提高。據調查,從2006年至2013年,地勘單位總資產由1640億元增長至5320億元,年均增長18%;總收入從727億元增長至1963億元,年均增長15%;地勘收入占地勘單位總收入的比重由36%增長至39%。同時,這些年來,地勘單位在職職工人均勞動報酬由1.97萬元/年增長到5.93萬元/年,年均增長17%。一批地勘單位年收入超過10億元,最多的接近20億元。

    其次,應當準確地判斷當前的礦產資源供需形勢和地質勘查市場形勢,研究并尋找我國經濟進入“新常態”后地質工作面臨的新的挑戰與機遇。
我們必須看到,目前,我國已處于工業化時期的中后期,又正處于增長速度換擋期、結構調整陣痛期和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這“三期疊加”的狀態。在工業化時期,由于對礦產資源的巨大需求,促進了礦產勘查工作的發展,政府為此也加強了基礎性地質調查工作,出現了地質工作的大繁榮;到了工業化后期,基礎地質調查工作基本完成,經濟發展進入中速階段,對礦產資源(不含能源)的消費不斷遞減,加之勘查成本上升、環保要求日趨嚴格、政府限制和社區反對等綜合因素,會造成大量礦山關閉,新建礦山困難重重。與此相對應,礦產勘查工作也會受到制約,規模開始萎縮。同時,工業化時期高速發展產生的對環境的破壞和污染需要進行治理和修復,因此地質工作將由資源型轉向環境型,即由礦產勘查為主轉向環境治理與保護為主。當然,在這兩個“常態”之間,必然需要一個或長或短的過渡期。由此,有業內專家提出,我國地勘行業也正面臨“三期疊加”的局面,我們認為是有道理的。

    那么,地勘行業的“三期疊加”究竟是什么呢?

    一是由于我國的經濟發展速度由高轉中,對礦產資源的需要減少,礦產勘查進入由快到緩的轉型期。據國土資源部發布的統計資料,2013年我國地勘行業收入較上年下降10.44%,找礦支出下降11.99%。而這一年全球有色金屬勘探投入下降了31%。另據中國地質調查局發展研究中心最新編寫的《地質工作形勢跟蹤與分析(2014)》顯示, 2014年,全國地質勘查投入資金為415億元,較2013年同比減少10%。其中,中央財政投入基礎性、公益性地質調查和戰略性礦產勘查工作共83億元,同比也減少7%。地方財政在地質勘查工作方面的投入為94億元,同比減少24%;社會資金投入地質勘查的資金238億元,同比減少4%。

    還有一個不容忽視的因素,那就是礦業的發展歷來具有周期性,而且其波動的幅度遠遠大于經濟的波動幅度,常常大起大落。礦產勘查作為上游產業,與礦業實為一體,因此其發展受到礦業周期性的影響毫無疑問。問題在于,地勘單位在這方面的經驗很少。比如,在上升期該如何運作,下降期當如何應對,峰值是否出現且能持續多久,谷底是否到來,將震蕩多長時間,何時才能進入復蘇與上升通道。這些,都在考驗行業與地勘單位的智慧。

    二是刺激政策形成的勘探格局的消化期。從國內礦產勘查的情況來看,由于前幾年大量投資特別是社會資本的大規模涌入,使我國的煤炭、鐵礦、鋁土礦等礦種的勘探已處于過度飽和狀態。但煤炭產能過剩非短期所能化解,而鐵礦與鋁土礦勘探探明的儲量多在深度,目前根本無法實現商業開采。造成的結果是,探明了儲量卻無法開采,鐵和鋁土礦照舊進口,而且鋁土礦的對外依存度也已達到50%。

    從地勘行業“走出去”的形勢來看,2013年之前,國家礦產資源嚴重短缺的時候,鼓勵地勘單位“走出去”,通過各種合作獲取國外的資源。很多單位響應國家的號召,通過多種渠道和形式在國外取得一些礦權。以湖南省為例,據湖南省地礦局局長葉愛斌介紹,目前,湖南省地礦局已在10個目標國合作勘查了27個境外風險找礦項目,項目總費用達2.1億余元。其中,獲批國家風險勘查補助金9591萬元,自籌資金11425萬元。然而,好景不長,中央地勘基金自2010年連續實施3年境外找礦項目之后,2013年宣布停止境外項目的申報。突然失去了中央地勘基金的支持與引導,地質隊本身又缺少資本,伴隨而來的是境外找礦項目做完預查之后就面臨著“斷炊”的殘酷現實。而據了解,這些項目實施越到后面資金需求就越大。與我們國家的政策一樣,國外一些國家是你兩年不做勘查,面積就縮減1/4。因此,不管是以前國家資助的項目,還是風勘資金資助的項目,都面臨著爛尾的風險,境外找礦項目仿佛已成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三是對事業單位分類改革的適應期。政府從商業性地質領域退出及地勘事業單位分類改革對地勘單位的沖擊巨大。當前,劃清市場與政府的邊界,中央財政出資的地勘工作進一步聚焦公益性、基礎性地質調查和戰略性礦產勘查,并將進一步圍繞新形勢下國家重大需求展開。地方財政也將重點投入基礎性、公益性的地質調查工作,礦產勘查投入有可能進一步減少,地質勘查工作投入正面臨結構性調整。

    分類改革后,公益性地質工作將主要由公益一類單位承擔,而大多數的公益二類和轉企的地勘單位只能從事商業性地質工作。這從某種意義上看,顛覆了以往地勘單位的生存、發展模式。眾所周知,以往地勘單位在礦產勘查工作方面的投入,主要是靠政府即財政支撐,這是地勘單位生產發展的基礎,地質技術服務收入只能起到補充作用。但2013年以后,國家取消了對探礦工程的投入,這樣,礦產勘查幾成“無米之炊”。由此,我國礦產勘查工作恐怕會重新進入一個相對較長的困難時期。

    盡管如此,我們認為,一些地勘單位遇到的困難,仍然不能與上世紀未到本世紀初整個國家的地質工作陷入“低谷”時相提并論。事實上,經過在低谷時期的磨練和近十年來的打拼與發展,我國地勘行業的抗擊打能力與綜合實力都已明顯增強,當前地勘行業的整體形勢是好的,一些單位遇到的困難只是局部的、暫時的。當然,對于這些問題,我們也不能無動于衷或掉以輕心,而應當認真研判,沉著應對。

    (三)

    當下,我國的經濟發展已進入“新常態”。經濟發展轉入新常態,意味著我國經濟發展的條件和環境已經或即將發生諸多重大轉變:經濟發展正從高速增長轉向中高速增長;經濟發展方式正從規模速度型粗放增長轉向質量效率型集約增長;經濟結構正從增量擴能為主轉向調整存量、做優增量并存的深度調整;經濟發展動力正從要素驅動、投資驅動轉向創新驅動。

    從資源環境約束的角度看,過去我國的經濟體量較小,能源資源和生態環境空間相對較大,經歷30多年的高速發展,現在環境的承載能力已經達到或接近上限。因此,我國經濟進入“新常態”之后,必須順應人民群眾對良好生態環境的美好期待,推動形成綠色低碳循環發展新方式,這就對地質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那么,面對形勢的變化,地勘系統或地勘單位如何因勢而動,主動作為?到底應當采取什么對策呢?我們認為,是否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來考量:

    首先,地質找礦工作具有超前性,地質找礦不能盲目地跟著礦產品市場的周期而波動,但在新的形勢下,地勘工作也應該根據實際情況有所調整,從礦產勘查方面來看,應當將更多的力量投入到尋找油氣特別是清潔能源領域。

    近兩年來,受到宏觀經濟的影響,礦業經濟發展進入低谷,國內礦產勘查市場遇冷,對于地勘行業來說更是雪上加霜,因此有人對地質找礦前景不看好。但我們也應該看到,雖然全球礦業出現大幅調整,但新興國家工業化、城鎮化持續推進,基礎設施建設投資巨大,在今后相當長一段時間內,世界仍將維持對礦產資源的強勁需求。我國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后,經濟發展總體向好的基本面沒有改變,同時,生態文明和美麗中國建設深入實施,為拓展地質工作領域帶來了許多新的機遇。

    眾所周知,地質找礦涉及到國家的長期戰略發展問題。從設立目標找礦,到這個礦能用上,少則7~8年,多則20~30年。因為找礦周期長,現在用的礦都是前10年、前20年找到的;如果現在停止找礦,那將來就無礦可用了。經濟社會的可持續發展必須要有資源的持續供給,否則就成為空中樓閣。

    地質勘查工作是為國民經濟服務的,在目前,最重要的服務內容還是找礦,即解決資源保障問題,尤其是提供油氣資源等重要礦產資源的保障。雖然目前油價等一些礦產品價格持續下跌,但是這種狀況不會永久持續。地質找礦不能盲目地跟著礦產品市場的周期而波動。因此,不管市場上礦產品的價格走勢如何,國家和政府對于找礦工作的支持與投入力度都不會隨意縮減。實際上,據國土資源部地勘司的領導介紹,盡管近幾年隨著礦產品價格的波動以及礦業形勢的變化,社會資本對地質找礦的投入有所減少,但從國家層面來看,中央財政用于地質找礦的投入從總體上說始終沒有縮減。

    與此同時,我們應當看到,盡管預計2015年市場去過剩產能、去金融化的進程仍將繼續,以銅、鐵、鉛鋅等為主要的大宗礦產勘查投入進一步理性回歸。但與之不同的是,隨著全球地緣政治格局發生重大調整,我國能源供應安全威脅的不斷加大,這對能源礦產找礦勘查工作提出了更高的需求。2014年推動能源改革形成的《能源發展戰略行動計劃(2014-2020)》的綱領性文件,加上國家油氣勘探開發體制改革的推進,與之相關的石油、天然氣以及鈾礦等礦產在未來一段時間內將獲更多資金青睞。

   事實上,在新常態下,國家對能源資源保障的需求正在發生變化,其中一個顯著的變化,就是對礦種的需求傾向性更加明顯。比如,我國的能源戰略有一個重要的方面是,盡量減少對煤炭資源的依賴,加大油氣勘探投入力度。過去,我國在資源勘查開發方面比較注重“量”的積累,各類資源的產量增長都比較大。現在,按照新的發展模式,根據調結構、轉型升級、建設美麗中國的需要,政府在能源資源保障方面,加大了對清潔能源勘查開發的支持力度,油氣資源的勘查開發越來越受到重視,特別是氣,這將為全國礦產勘查工作注入新的活力。目前“三氣”(天然氣、煤層氣、頁巖氣)開發已列入政府工作報告中。而對易造成環境污染的資源勘查、開發實行了管控。例如,發改委明確指出,對于部分地區特別是東部地區,要嚴格控制煤炭勘查項目的數量;國土資源部下發通知,繼續暫停受理煤炭探礦權申請。因此,從礦產勘查來說,地勘單位要根據本地的資源分布狀態,因地制宜地開展礦產勘查,有條件的地方,要加大力量,加強對天然氣、煤層氣、頁巖氣以及鈾礦、地熱、淺層低溫地熱等資源的地質勘查。

    其次,政府從商業性礦產勘查中退出之后,加大了與民生有關的地質工作的財政投入,這實際上為地勘單位加快產業結構調整、隊伍結構調整及重新確立地質工作的主攻方向與服務方向提供了機會。

    近幾年來,中央和地方財政加大了服務民生力度。推進生態文明建設,加大自然生態系統和環境保護力度,圍繞保護環境及環境治理的地質勘查工作需求逐步增長,這些都拉動了水文地質、環境地質與災害地質調查工作的投入增加。

    比如,中央財政地礦專項重點圍繞重要經濟區、重要城市群開展了環境地質調查,圍繞重要構造活動帶、地質災害高易發區等開展地質災害調查,圍繞生態脆弱區、巖溶地區開展水文地質調查,引領和拉動地方財政對服務民生水工環地質調查的投入。2014年1月-6月,全國地質環境與地質災害調查評價投入19.21億元,同比增長51.5%。其中,中央財政7.6億元,同比增長51.1%;地方財政9.32億元,同比增長89.1%。預計未來一段時間內,財政資金仍將保持相當增長勢頭。

    由此可以看出,盡管相對于礦產勘查,國家和地方財政在這些方面投入尚少,但一個不可逆轉的趨勢是,改善民生與生態文明建設將貫穿與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即實現中國夢的始終,而要留住青山綠水,“留得住鄉愁”,都需要開展大規模的地質災害調查評價、地質環境和礦山環境恢復與治理;同時,隨著國家加快推進環保進程,“氣十條”、“水十條”、“土十條”等措施相繼出臺和實施,包括大江大河重金屬治理、土壤污染物的處理、對二氧化碳等大氣污染物的捕獲和儲存等相關工作需求將進一步增長而這些,無疑為地質工作的轉型提供了更為廣闊的空間。

    從前幾年及目前一些省份地質工作體制及地勘行業事業單位改革的情況看,除了提供礦產資源保障外,一些地方政府之所以將地勘單位列入公益一類事業單位,看中的正是他們可以充當政府開展地質災害調查評價、地質環境和礦山環境恢復與治理等的技術支撐。在生態文明建設列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五位一體”總體布局中以后,這種技術支撐顯得尤其重要。

    第三,抓住我國經濟進入新常態給地勘工作帶來的新的發展機遇,不斷擴大地質工作發展的空間,向地質工作的深度和廣度拓展、延伸,著眼于“大地質”,提高地質工作服務國家和地方經濟社會建設的能力,壯大自身的綜合實力。

    地勘行業和地勘單位要緊緊抓住國家推出“四個全面”建設、大力推進生態文明和美麗“中國夢”建設、加強海洋強國戰略,繼續實施西部開發、東北振興、中部崛起、東部率先的四大板塊區域發展總體戰略,以及重點實施“一帶一路”、京津冀協同發展、長江經濟帶三大戰略的有利時機,不斷拓展服務領域,克服不利因素,找到有利因素,化不利因素為有利因素。

    事實上,從最近各省相繼召開的地質工作會議來看,各地都找到了一些謀求克服困難、做大做強的好的點子與辦法。比如,浙江省地勘局提出實施“兩大工程”,做好“六項服務”,即實施好資源能源保障以及地質環境安全兩大工程,積極做好為資源、能源、安全保障做好技術服務,為生態文明建設提供服務,為防災減災做好服務,為新型城鎮化、現代工業、現代農業、重大工程建設做好服務,為海洋經濟發展做好服務,為民生服務。湖南省地勘局提出把“大地質、大服務、大發展”的理念落到實處,把地質找礦、地質災害防治、測繪地理信息、工程勘察(尤其是線路勘察)四大支撐優勢充分發揮出來,并且要“以創新新的發展模式,向創新型、質量效益型、智能專業型轉軌來提升競爭能力,以追求人才、技術、管理等要素紅利來打造適應新的支撐發展動力;以借助改革開放、倚重市場機制的手段來激發新的活力”。江西省地礦局則提出,除了繼續扎實推進找礦突破戰略行動,把水工環地質工作擺在更高戰略位置外,要加強旅游地質,加快頁巖油氣、致密油氣、地熱、淺層地溫能調查評價,開辟新的戰略產業;同時,“要大力發展新興產業,培育新的經濟增長點,什么效益好就發展什么,什么有利于單位創業、職工增收就發展什么”。等等。

    第四,在國家財政資金和社會資金投入商業性地質勘查逐步減少的情況下,要積極創造條件,加快建立國內的風險勘查資本市場,為礦產勘查提供更可靠的多元化的融資渠道。

    眾所周知,礦產勘查的風險是很大的。一個中等規模的礦產勘查項目,少則需要幾百萬元,多則數千萬元甚至上億元投資,再加上95%的高風險,一般企業是很難承受的。在成熟的市場經濟國家或西方礦業發達國家,都是通過礦產勘查資本市場來融資和化解風險的。通過這個礦產風險勘查市場,找礦企業或叫初級勘探公司通過發行股票,不僅募集了大量資金,也分攤了風險。風險勘查資本市場是西方市場經濟國家風險勘查融資的主渠道。但在我國,礦業資本市場還很不成熟,礦產風險勘查市場更是尚未起步。

    前些年,為了適應市場經濟體制的要求,加強礦產勘查工作,找到國家急需的礦產資源,針對在高風險、高投入的礦產勘查面前,企業大都不能、不愿、也不敢涉足的情況,作為我國商業性礦產勘查資本市場缺失的情況下的一種補位,國家和大多數省份都設立了地勘基金,在公益性地質工作和商業性礦產勘查之間搭起了一座橋梁,為解決地勘投資不足和運行不暢的問題起到了很好的牽引作用。

    在新的歷史條件下,風險勘查融資已向多元化、商業化、國際化發展,在我國地勘單位事業改革即將陸續完成,轉企的地勘單位已經明確,并將成為符合市場要求的企業主體和商業性礦產勘查主體,同時,熟悉礦產勘查規律、善于風險管理的礦產勘查公司不斷涌現的情況下,要創造條件,比如,制定適合我國礦產勘查工作特性和投資特性的上市融資制度、信息披露制度,探索推進在地質勘查設計、地質勘查報告、儲量核實報告編寫等領域的獨立地質師制,培育綜合性礦產勘查中介服務機構,有序開放中介服務市場,加快探索建設我國的礦產風險勘查資本市場,為礦產風險勘查提供多元化的融資渠道,為如期實現找礦突破戰略行動創造更好的條件。

    第五,地勘行業及其主管部門要系統地收集、總結與提煉近年來各地地勘系統改革的經驗與教訓,對各種改革模式進行比較研究,同時,要對各地正在進行的地勘單位事業改革的進程、效果進行深入調查研究,從而為地勘單位進一步改革搞好頂層設計,促進地質事業的可持續發展。

    需要指出的是,有關行業主管部門也曾就地勘單位改革進行過一些調研,并設計過一些整體的方案,并提出過諸如探者有其權、探礦權配置向國有地勘單位傾斜,對實施企業化改革的地勘單位采取各種鼓勵與優惠政策,但囿于地勘單位早已實施屬地化管理,各地難以形成共識,加之改革牽涉到方方面面,非一個部門所能包攬,最終難以變成現實。

    眾所周知,盡管同樣是事業單位,但與一般事業單位所從事的工作相比較,地勘單位所從事的地質工作無疑具有很大的特殊性。因此,在事業單位改革的過程中,如何本著既要有利于規范管理,有利于調動地勘人員積極性,又要有利于促進發展的原則,根據地質工作的性質和地勘單位的具體特點,推進地勘單位深化改革,是一項復雜的系統工程。從目前目前一些省份推進地勘系統事業單位改革的實踐情況來看,有些情況并不樂觀。

    因此,作為行使行業管理職能的國土資源部門,要繼續關心與支持地勘單位改革,尤其是對具備條件的或者列入公益三類的地勘單位的企業化改革。同時,各地推進地勘事業單位改革要因地制宜,要允許他們有一個過程,要以促進發展、增強實力、改善與提高民生為目的,不搞一刀切。一方面,各地政府應當在財政預算項目、礦業權配置、地質裝備更新改造升級、基礎設施改造等方面為地勘單位轉型與發展提供實實在在的支持。而確定改企的地勘單位,則應當多借外省區地勘系統改革的成功經驗,結合自身實際,轉變思想觀念,適應新常態,多想辦法,充分發揮自身優勢,主動作為,走出一條切合實際的地勘單位企業化之路。

    第六,地勘行業和地勘單位要繼續加強自身的文化軟實力建設,堅定自己的核心價值觀與理想信念。但我們不僅要讓地質工作者得到精神上的鼓勵,也應當讓他們得到物質上的激勵,努力使地質勘查工作成為人們羨慕的職業。

    半個多世紀以來,地礦行業職工為了尋找祖國急需的礦產資源,他們戰嚴寒,斗酷暑,跋山涉水,風餐露宿,奮戰在人跡罕至的荒溝野外、戈壁沙漠,不僅找到了一座座大礦富礦,而且把一座座荒山野嶺變成了金山銀山。即使是在地質工作陷入低谷、地勘行業舉步維艱的的那段歲月里,地勘人也沒有倒下,而是咬緊牙關,一路蹣跚地走了過來。實踐證明,正是以“三光榮”、“四特別”精神為核心內容的地礦文化發生了作用,并且轉化為巨大的精神力量,一直在支撐著一代又一代的地礦人,并且成為他們的價值追求和精神歸宿。

    但我們也要看到,隨著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確立與完善,地質工作面臨的社會環境發生了深刻變化,人們的物質世界日益豐富,價值追求日益多元化。我們就不得不承認這樣的尷尬:比如,地勘行業已經不再是年輕一代義無返顧的選擇和從業者始終如一堅守的職業,他們向往待遇高、福利好的行業,地勘單位管理人員、技術人員“改行”、“跳槽”時有發生;比如,在新的歷史條件下,年輕學子愿意報考地質院校的越來越少,地質院校的大學生、研究生想方設法留在大城市的越來越多,愿意到野外一線的越來越少;比如,比如,我們行業出現的貪污腐敗現象已經越來越多… …

    在這樣的環境下,我們必須思考這樣的問題:地礦文化如何與時俱進,如何不斷豐富其內涵,如何吸引廣大地礦職工尤其是年輕一代對地礦文化的認同感,并且外化于形,內化于心,真正成為地勘行業特別是年輕一代地質人員價值觀的基因。我們不僅要系統總結并融入新中國成立以來地礦文化建設的成果,也要以更加開放和包容的態度,更加寬闊的視野,研究如何從中華傳統文化、西方軟實力學說中吸取有益的營養。同時,要將地礦文化作為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與國家軟實力的重要組成部分,加以研究與詮釋,使之有機融合,反過來,為地礦精神提供新的血液與養分。

    與此同時,我們必須認識到,社會主義社會生產的根本目的,即是“最大限度地滿足人民群中日益增長的物質與文化需求”,如果只單純地講精神而不講物質顯然是片面的。實現中國夢,不僅要實現國家的富強夢、社會的和諧夢,也要實現個人的幸福夢。對于地礦行業來說,弘揚“三光榮”或“四特別”精神的目的,絕對不是要讓廣大地質工作者永遠忍受“近看像要飯的,近看像逃難的,仔細一看是搞勘探的”的清貧與無奈,而是要通過弘揚這種精神,實現找到大礦的夢,實現為國家富強做出貢獻的夢,同時也要讓他們的艱苦奮斗和奉獻得到回報,實現地質職工家庭和個人幸福的夢。

    因此,我們要正視并肯定年輕一代對于工作、生活環境,工資待遇、物質財富的基本要求與正當追求。更重要的是,要切實通過政策設計、做大做強地勘經濟等辦法來增強地勘行業的經濟實力,改善地質工作的環境與條件,提高廣大地勘行業職工的待遇,讓他們的家屬過上比較富足的日子,讓地質工作成為這個社會上年輕人向往的職業。

    第七,在我國經濟進入新常態下,地勘行業要學會運用媒體包括新興媒體宣傳報道自身的優勢,為自身塑造良好的品牌形象,主動為自己贏得市場和機會。

    應該說,相對于其他行業,由于地質工作的特殊性,加之長期處在“國家大包大攬”的計劃經濟體制下,上面下達地質工作任務,地勘單位開展工作,完成任務后撰寫地質報告交給國家,整個工作和隊伍都處在一個相對封閉的圈子,不愁吃喝,不愁活干,與社會老死不相往來,很有一番“來此絕境,不復出焉,黃發垂髫,怡然自樂”的“世外桃源”之感。也許正是因為如此,在相當一段時期內,地勘行業都覺得無需宣傳與推廣自己,長期不太重視宣傳報道工作。

    市場不相相信眼淚。在市場經濟條件下,任何產業都不能自己拉動自己,必須由它服務的對象來拉動,這叫需求驅動。地質工作作為經濟建設和社會發展的重要的基礎產業,也是通過自己的產品或勞務為需求者或客戶服務的,并從客戶那里得到成本和效益的補償,然后實現再投入,從而保證地質工作的良性循環。在我國實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特別是國家對地質勘查工作管理體制進行改革,將絕大部分地勘隊伍實施屬地化管理之后,根據“兩個更加”即地質工作必須更加緊密地與經濟社會發展相結合,更加主動地為經濟建設服務的要求,地勘行業克服重重困難,開始走出“深閨”,走向社會,市場競爭意識明顯增強。

    在這個過程中,地勘行業從競爭對手那里學到了什么叫實力比拼,并逐步意識到,要在市場中克敵制勝,除了吃苦的精神、專業的知識和過硬的技術外,還要重視塑造本行業的形象。應該說,這些年來,地勘行業和媒體密切配合,發現并樹立了一批英雄集體、先進典型與典型人物,像全國英雄地質隊山東六隊、全國模范地質隊浙江七隊,還有物探專家楊衍忠、水文地質專家劉振江等等。通過宣傳報道,進一步弘揚了地勘行業特有的“三光榮”精神,地勘職工敢于吃苦、甘于奉獻、不怕孤獨、勇于犧牲等精神在社會上廣為傳頌。

    盡管如此,我們也毋須諱言,與其他行業或產業比較,地勘行業的宣傳報道與品牌推廣意識與觀念還有很大的距離。有不少地勘單位的領導或仍然抱著 “酒香不怕巷子深”等的傳統思維,認為一個單位要搞好,主要的秘訣就是埋頭苦干、只干不說或多干少說;有些人則認為,單位搞宣傳報道無非就是為某些領導臉上貼貼金,是嘩眾取寵;也有一些單位的領導可能認為,單位本來安安靜靜的,雖不是太富余,但小日子也過得去,經你媒體一報道,立即引起社會各方面注意了,肯定會招來不必要的麻煩。當然,可能也有極少數單位的領導心里本來有個“小九九”,一些人本來就干了一些違規甚至違法的事兒,你一宣傳報道,豈不把單位都暴露在陽光之下?說不準把工商、稅務、審計、紀檢都引來了……

    在市場經濟體制尚有待進一步完善,一些切合地勘行業特點與實際的法規、制度、標準、規范等有待于進一步建立,一些制度的灰色地帶需要進一步厘清的情況下,產生這樣的一些心態是可以理解的。但隨著事業單位的進一步推進,特別是反腐力度的進一步加大,各種法規、制度都將進一步完善,各種財經紀律會進一步嚴格,靠“低調”與沉默恐怕會無濟與事,而且可能因為宣傳、推廣缺位,無法互通互聯而坐失很多發展的良機。我們認為,地勘行業尤其是作為市場主體的地勘單位,一方面,要繼續發揚其精神優勢,也要不斷增強自身的文化軟實力,全面宣傳報道地勘行業廣大干部職工,特別是年輕一代觀念前衛、思想解放、技術精良、業務精湛、熟悉市場、熱愛生活等風貌,塑造當今市場經濟條件下的地勘單位的現代企業形象。同時,要進一步增強市場意識,增強單位的品牌意識或廣告意識,從品牌和廣告中推銷自己,從市場中獲得豐厚回報。(來源:中國礦業報)
相關閱讀
〖文章來源:國土部網站〗〖責任編輯:辦公室〗〖打印〗〖關閉

更多>>新聞中心

更多>>熱點關注

  • 數據下拉中...
ag平臺網站_登錄主辦  ag平臺網站_登錄承辦
地址:內蒙古呼和浩特市賽罕區騰飛南路40號 電話:0471-6232917  ICP備18005715 蒙公網安備 15010502000907號
ag平臺網站_登錄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
威尼斯人_澳门威尼斯人 永利国际_官网 永利皇宫_登录 英国威廉希尔公司_中文站 亚洲通_首页 威廉希尔公司_官网